第249章 妻妾之争

      第249章 妻妾之争

    悠悠知道小凤仙儿看她就知道想她帮一把,这帮还是不帮呢,这么简单的一个事情,这前院全是男宾,只要问为什么她李志丽在前院来了,而且还跑到前院的客房来了,她自己说不清楚就能把责任说成是她自己去勾引的梁之德,那这个事情就好办了不是。


    最后悠悠还是选择了帮小凤仙儿,毕竟自己现在和梁之德做生意呢,要是娶了她李志丽这以后还怎么合作去,李志丽开始可是打了她老爹的主意的,而且梁之德娶了李志丽就能和李家千丝万缕到一起,这以后的麻烦事情还多着呢。


    “也不知道表姑是怎么就到了前院去的?难不成是我三叔到后院去找的你?”悠悠漫不经心的在大家没有说话的时候说出来。


    李志丽身子一抖,她觉得自己完了,她说不清楚呀,关键是她是自己去的,就连衣服都是自己脱的,梁之德的衣裳和裤子都是她帮着脱了一半的,想着这些她不自觉的红了脸。


    小凤仙儿只觉得自己是当事者迷,刚开始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个呢?等想清楚了之后就又朝李志丽扑了上去。


    “你个不要脸的女人,跑到这里来勾引男人来了,你是缺男人还是怎么的?”小凤仙儿本来就是个冲动的人,这接着这股子冲动的劲狠狠的打了李志丽几才被老舅娘和李家的两个儿媳妇上去给拉开,顺便小凤仙儿还挨了几,悠悠都看着疼,你说现在人家大家子都在这里你冲动个什么!

    “老梁,你看看你们家的人这还讲道理不讲了,这里还有长辈呢,这是明着欺负人是不是?”老舅娘一边帮李志丽理这头发一边吼着,好像这个时候比的就是声音一样。


    “哼,讲道理?也要看对着什么人!你们一开始打着我二哥的主意。这二哥这边不成就打上了我们家老三的主意,你们家志丽就哪么想嫁到咱们梁家来呀,没门!”小凤仙儿这个时候觉得自己占着里呢,哪里有退缩的意思。


    老舅的两个儿子这个时候也跳了起来。“梁之德你个孬种,这做了这样的事就该负责,你自己不出面,喊个婊子来给你做主,算什么男人。”


    李志气和李志高这说着就要去打梁之德,老舅挥了手,两个人才住了脚。


    “梁之德,你说句话,到底是娶还不娶?”老舅知道这个时候要追问李志丽当时怎么就到了前院的客房里去,自己这边就越是讨不了好去。索性直接问主要的。


    老爷子这个时候也觉得硬气起来,感情这不是自己儿子的错呀,人家上赶着要来,怪得了那个,“哟。老李,你这女儿是自己送上门的,这自己送上门的和强的可不一样,老三呀,我看你就委屈一,把志丽给收了房吧!”


    “老李,你也不要跳。我这是看在亲戚的份上才能做到这样,要不是亲戚我早就找了人拿了大棒给打出去了。”老爷子把自己说得是顾念亲情得很,他也不怕老舅的两个儿子,自己一样的这里有两个儿子,而且这还是在自己老二家,这人一堆。哪里还怕干架起来!

    “真的要这样子逼咱们?”老舅咬着牙齿说道,他知道这个时候要是打起来肯定是讨不了好,不过说说狠话还是可以的,反正自己那个妹妹肯定是要怕的。


    “我们哪里又逼你们…..”老爷子一边说一边去了烟杆要点个烟提前庆祝一呢。


    老太太看自己大哥要发彪,知道自己肯定讨不了好。赶紧劝道:“老爷子我看就让老三娶了志丽做平妻好了,都是咱们的亲戚,做妾始终是不好听。”


    “刚才要你说,你不说,现在来说有什么意思,这自己送来的还想争个正室?那以后再要那个看上老三的,趴到老三床上去把老三睡了,不是又一个平妻,老三岂不是一堆的平妻,说出去也不叫人笑话。”老爷子这是铁了心的要压老舅一头了。


    “哼,我告诉你们这个平妻我们家志丽还真的当定了。”老舅转着脑子就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老太太深怕自己大哥把她做的事情给捅出来,这赶紧把她大哥的话给接过来说道:“大哥,你说是平妻就是平妻,你只管回去,剩的我来劝我们家之德,是我们家之德做的事,我肯定是要他负责的。”


    “老太婆!/娘!”老爷子和梁之德同时喊了出来,这老太婆这是胆子肥了吧,竟然不听他老爷子的话。


    “哼,这个当家的人是我,现在只能做妾,要做就做,不做就走!”老爷子狠狠的盯着这个老太婆,刚才只是猜测这个事情许是与她有关,现在他肯定这个事情铁定和她紧密相连!


    “老妹儿,这是你男人不给你机会,不是我不给你!”老舅继续咬着牙,“这个事情是之德的娘给出的主意,就是那之德喝的酒里面的药都是她的,你们说这个事情该不该你们家负责,我女儿该不该做个平妻!”


    “大哥,你们怎么能这么说,主意是你们出的,药也是你们给的,怎么能说道我头上来!”老太太这个时候也吃惊的看着他大哥,这转眼间怎么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她头上来了,“我当时说不去,是你们硬要逼着要我给志丽找婆家,我说给你们找媒人我出银子,你们不同意,今儿给了一包药,要我在酒里。”老太太怕挨打辩驳起来。


    大家也蒙了,这老太太是傻的呀,这还算计起自己最喜欢的三儿子来了,悠悠想的更深一层,今日来的宾客这么多,随便算计一个没结婚的和二郎一同中了举人的才子也比梁之德这个半老头好吧,那是不是说这一开始他们想算计的就不是梁之德而是其他人呢?是不是后来程序上出了什么差错,这才让梁之德给拣了个漏呢?


    “三叔,你想一是谁把酒端给你的?”悠悠突然间问了句大家都不关心的问题,“我本来不该说话的,不过这个事情我看不简单,而起说不得好与我们家有关,不好意思,这不得不问。”


    “爹,是你,是你把酒给我的!你和娘一起算计我?”梁之德突然想起来。


    “放屁,我拿的那酒是小厮给端出来的,说是你侄女要拿给子然的酒,说这个酒不醉人与子然一个人喝,说他午还有事要办醉不得,我只是多了个心,想着你喝醉了也丢人才递给了你。”老爷子也反驳道。


    悠悠一听一拍而起,这算计的人是安子然吧!这乱备份的事情也能做得出来!

    “你们太过分了,都算计到安子然头上来了,这酒要是他喝了,是不是现在你家李志丽就该是给安家做妾了!”悠悠直接犀利的说了出来,这个事情她一想就知道定是这样的,容不得人反驳。


    老太太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她这是害怕的,“我说我不去,你舅公和舅非逼着我去,我说这乱了辈分,他们说这一个是安家一个是李家,梁家这边依着喊,在安家又另着称呼这根本不碍着…..”


    老爷子拿了烟杆就要去打自己老太婆,老太太还没来得及跑就挨了一烟杆,梁之礼哪里能看着自己亲娘挨打,赶紧就去拉了,张氏是巴不得老爷子多打几老太太,她是说嘛,这李志丽怎么就能看上梁之德,这是打上了自己未来女婿的主意。


    悠悠看到这子里乱成一团就烦,都算计到她头上来了,她哪里能心软了呢,这不就喊了小厮和婆子进来要把李家的人给哄出去,李家的人也是难缠的,这就和小厮婆子撕做了一团。


    “梁家打死人了呀!”也不知道李家那个吼了一声,其他的李家人也跟着吼了起来。


    悠悠哪里能怕了这个,打了也就打了,何况还没有打,就算闹到官府哪里最多也是疏通些银子的事情,现在自己家最不缺的就是银子,要进了官府也是李家的人吃不了兜着走。


    “既然你们喊打了你们,那就打你们又如何,还犹豫什么,给我打出去,以后这人要再上门都给是一并打出去!”悠悠是真的发了火了,张氏都没有见过这样子的女儿!


    梁家的人婆子得了命,用着拳头就把李家这群人给打了出去,不管李家人怎么叫都不停,老爷子看得开心,老太太看得心里是一跳一跳的,这以后自己是没有娘家撑腰了呀,这老头子还不得欺负死自己。


    老太太跟着追着往外面走,“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老爷子真的想一烟杆敲死这个老太婆,几步跑上去就提了老太太去了子里,一会儿子里就传出来老太太的惨叫声,梁之礼想要进去劝,张氏死死的拉着梁之礼,最终梁之礼还是没有去成,老太太这一顿就挨了个实在的,在床上直躺了半个月,其中有七天时间是觉得丢人不愿床,当然这都是后话。


    梁之德还跪在哪里:“我倒是娶还是纳呀?”


    小凤仙儿一听狠狠的就去扯了梁之德的耳朵,拉着去了他们的子,然后也传出了惨叫。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