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送瘟神

      “什么二十两银子?”老爷子习惯性的就看向了老太太,还有其他人和老爷子的反应一样。


    “对呀,大哥什么二十两银子?”老太太也跟着老爷子的后面问了出来,不过明显声音有点心虚,大家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老爷子那个气呀,以前还在月亮村的时候,这个大舅哥就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现在自己老婆子肯定是又收了人家银子,现在虽然没有当面说出来,不过看大家的样子估计都是知道的,特别是那个老妹子,他怎么都觉得她是在笑!于是腾的就来了火气,拿着烟杆几步跑过去就要打老太太,老太太捂着头就往院子外跑。梁之礼这个时候也回过味儿,虽然很生老太太的气,不过也不能让别人看了笑话,赶紧一把抱住了老爷子。老舅公看梁之礼眼神不善,赶紧的趁乱拉了自己老婆子出去。


    “姐夫,你也别怪大姐,这来京城hua了哪么多银子…..”小李老太的意思是来京城hua销大,梁之礼家除了给的那一百两银子也没有再给银子,另一方面就想说老太太自己儿子不靠要去靠大哥。


    老爷子这个时候正在气头上,又闹僵着要跑去打老太太,梁之礼和梁之菊拦着又是好一阵劝,才没有再闹。悠悠听到外面闹得烦也没有出来,反正都是自己家里人闹,邻居估计早就听了去,她也不在乎了,现在正斜躺在床上想着这明天的hua会第一场初选怎么办,自己到底要不要重新拿一盆hua出来和梁之菊一起去参加。


    到晚上吃饭老太太都没有敢出来露面,不过想着大哥的那二十两银子见了光是不是自己就不用再还回去,心里就美滋滋的。只是她不知道的是晚上吃饭桌子上自己的老妹子又拿这事说了一回,梁之礼这次也把自己的老娘怪了起来,悠悠倒没有什么多的感觉,反正以前就知道老太太是这个样子。最让人出乎意料的是这次老爷子吃完饭后说了一句这么多天让悠悠最高兴的话。


    老爷子吃完饭把筷子往桌子上面一甩说道:“之礼明日你就给我们雇辆马车。我带着你娘她们几个就回去,这来的时候坐的牛车有点慢!”


    看着说完话就离开的老爷子,梁之菊傻了,小李老太也傻了。要知道她们两个现在都不想回去的呀,梁之菊得了hua要参加hua会,小李老太这还什么都没有捞到呢。梁之菊使劲的戳了几碗里的饭,狠狠的看了这个小姨娘几眼,要不是她自己回家的日期哪能直接这么快就定了来,她不知道其实现在小李老太心里也是无限的悔恨呀。


    半夜的时候老爷子和老太太的子就发出了摔东西的声音,这次谁都没有去劝,老太太喊打死人了都没有人去劝,这次梁之菊和小李老太想的就是要是老太太被打狠了,说不得这回家的日子就能缓一缓了。梁之礼当然是气的也不想管。悠悠本就不想管,人看主子都没出声也不敢造次。


    第二日早上大家看到顶着黑眼圈走路闪着脚的老太太都没有多问,老太太自己都觉得丢人,老都老了还被打成这样,大家没问她倒是松了一口气。


    “你还磨蹭什么?昨晚上不是说好的今日收拾东西直接走人吗?”在梁之菊都以为不用回去了的时候老爷子说了这么一句话。


    老太太翻着眼皮子看了一眼梁之礼。见他不开口留,自己也不敢说。


    “小菊你和你老姨娘东西收拾好没有?”看着梁之菊也没动的意思老爷子直接催到。


    “爹,人家等会儿就要去参加hua会的初选,这….”


    “还参加什么参加,我看你也不用参加了,天天跟着你娘一起还能出了那样的事情丢了我们老梁家的脸,你把hua还给你侄女。赶紧收拾东西去!”


    小李老头看老爷子是真的了心要回去,这也急上了,赶紧说道:“姐夫,要不你和大姐先回去,我在这里陪着小菊参加hua会好了,我家里也没啥事。晚些回去也是成的。”


    老爷子也不多说一个刀子眼过去,自己这老姨子一子就不说话了。然后自己终于心情就了点,才慢慢的跺了进去。等老爷子和其他人都进了子,梁之菊就抱了hua悄悄的出了院子。


    因为老爷子几个人是真的要走,悠悠上午就出去买了好些东西吃的穿的用的什么的一堆。虽然不喜欢几个人,可是这人都来京城一趟,村子里估计都是知道的,这要是让几个人跟空手回去没什么两样别人也是要说闲话的,自己和梁之礼在京城到是无所谓,现在张氏还怀着孩子和二郎呆在村子里,别人要是说出什么不好听的伤了他们就不好了。


    看着在自己面前的牛车,老爷子皱起了眉头,不是让老二给整两马车吗?怎么还是给租了牛车,这得到什么时候才能到家?转而又看到人们往牛车上装东西,一堆堆的还不少,心里才放了些许不快。


    悠悠哪里能不知道老爷子想的是什么,就站出来说道:“爷,我想着给你们雇辆马车到时候你们到了一个县里还得自己重新雇,还不如直接给你买辆牛车划算就直接做主给买了,以后家里的庄稼耕种什么的也能用得着,而且这牛车速度慢点一路上你们还能看看风景,也不用重新换车,还有就是这些个东西都是给你们买的,回去之后你给我小姨婆也分一份。”


    听悠悠说这个牛车是买的,老爷子就什么阴霾也没有了,看着自己那不争气的女儿还在房门口提着包袱磨磨蹭蹭不动动弹也没有多说,反正今日他是打定主意要带着大家回去的。小李老太本来也是不想走,心里正难受,这一看一听,知道这一车的东西还有自己的一份想着也就没有哪么难受了,卷了自己那点东西就让米婶扶着自己上了牛车,注意力全部就被车上的东西给吸引了过去。


    梁之菊最后还是上了牛车,老爷子没有看见那hua就顺口的问了一句。


    “丢了?”老爷子显然不相信,其他的人也不相信。昨晚上还在梁之菊和小李老太睡的子的hua,今日上午就不见了?

    梁之菊闪烁着眼睛说道:“就是丢了,你们也知道这hua特别,难保就有人知道了不起心!”


    悠悠冷笑,这hua都是在你子里面,谁知道是谁偷了,难不成你还能赖到院子里的人身上不成,算了,反正那hua自己都送出去了,本来就算梁之菊的东西,自己也不多问。


    “一盆子hua谁能起心去偷!你今日要是不说实话,就是你是嫁出去的女儿我也是照打!”


    老太太这个时候也不帮着梁之菊说话,昨天晚上她和老爷子在子里面打架的时候叫得哪么大声,她可不相信没人听见,其他人倒也罢了,这个自己一直捧在手心的女儿居然装睡不起来帮她,她自己都过不了心里那个坎,再说了现在她也很想知道那个hua到哪里去了,就算不能去参加hua会还能卖给那些有钱的人家,哪么少见的hua应该能卖给好价钱吧?

    “谁知道呀,这院子里面这么多人,人们也能进到子里面去打扫,谁知道是谁拿了。”梁之菊说这话就把院子里面的人都给得罪了,大家出于自己的人就只能干看着她,本来还袖手旁观悠悠就不干了,自己家的人说白了就是自己的手,她小姑这样说这些人的人品那不是打她的脸吗?自己要是不帮着自己的人出头以后管理以来哪里还有底气。


    “小姑,我想是不是贼喊捉贼呀!”悠悠不客气的直接指了出来。


    “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我自己偷了自己的hua吗?”嘴上哪么说,手缺紧紧的抓着自己的包袱,没人会怀疑的要检查她的包袱吧?hua要是装到包袱里面是会被弄坏的。


    悠悠注意到她抓着自己的包袱就知道她那个包袱里面肯定有蹊跷,hua肯定没在里面,不过里面肯定有与那个hua有关的东西。


    “那小姑你敢不敢把自己的包袱打开给大家看看?”悠悠说着就上前去扯梁之菊的包袱,她当然是死死的抓住不放。


    “悠悠你这是什么意思,哪有你这样搜自己小姑包袱的?我又不傻这hua要是装在包袱里面不就坏掉了吗?”梁之菊干脆把包袱抱在胸前,谁知这刚才一扯包袱的口子上的结有点松了,她这用力的一抱一挤,里面就有东西掉了出来,不是白huahua的银子还能是啥?

    老太太一看有银子一子就从牛车上跳了来,跑的梁之菊面前一扯,这包袱就全部散了开来,又掉小一堆银子来,梁之菊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把银子拣了起来搂在怀里。大家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一看就知道是她自己把hua拿出去卖了。


    “还不赶紧把银子还给你侄女上车走人!”老爷子气都气死了。


    “爷,算了,这hua本来就送给小姑了,她愿意怎么做是她自己的事。”悠悠说完又拿出五十两银子给老爷子:“爷,你们来一趟这回去一路上也要十来天,也要hua些银子,这五十两你们就拿着当路费了。”


    老爷子推辞了几,老太太跑过来一子接了,梁之礼看着懂事的女儿,觉得心里一阵慰帖。最后老爷子再也没有说啥,叫上梁之菊才上了路,看着远去的牛车,悠悠松了一口气,瘟神终于送走了,好想放鞭炮呀!


    、


    ps:不好意思我上传了但是忘记发布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