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灰溜溜

      第九十一章灰溜溜

    悠悠听到自己娘亲夸奖自己是神童,还有些不好意思。这东西可不是她发明的,至于在g现代是谁发明的她也不知道,反正都剽窃了,管他谁发明的。要是有柴油收割机就更好了,两亩地也就片刻的时间就放能收割完,这个她知道但是真发明不了。相传诸葛亮发明了木牛流马,日行数十里为军营运送粮草。明间多有人传,真正发明这个东西的人是诸葛亮夫人黄月英,说不定这黄月英是穿越人士,只是后来这木牛流马失传,真实样子不能复原,再也无从考证。


    “爹,我打算做一些这个打谷机出来租给大家,你看怎么样?”


    “好呀。我也正想着把这个东西给做出来,只是真的有你说得哪么好?不用力气把稻谷放上面摇动这个打谷机就能让谷子自己掉来?”梁之礼也正有此意。


    “当然,倒时候爹你看着就知道了。”


    “那我们何不做了这个去卖,干嘛要租给别人?”张氏疑惑。


    “娘,你看这个轴承和齿轮还有把手都是铁制的,看似简单实际上要做出来也是要费一番功夫才行,就几天时间我们能做出来几个?再说了这个机器也只是打谷子的时候用得着,还有就是这个东西这么简单,别人看了之后就能模仿着做出来,我们这次先做出来也是想着抢个先机,明年这个打谷机集市上就能到处看到有人卖。”悠悠细心的为张氏解惑,张氏恍然大悟。


    “那到底我们能不能做出来呀?”张氏急到,这么好个东西要是做不出来不是可惜了吗?

    “做肯定是能做出来的,只是要请好一点的铁匠和木匠来做。这样,我把这个需要铁匠和木匠做的按照尺寸分开画出来,爹拿着图纸分开找人做好,到时候我们再拿回来自己装在一起,这样别人也不知道我们做的什么,这个打谷季别人就没办法短时间仿制出来了。”


    “那你现在赶紧画。明日我就拿着图纸找铁匠和木匠来做这些个,能做多少是多少?”梁之礼也急着想看到成品,到底这个东西是不是哪么好用还有待考证。


    “爹,今日午你就可以先去把木料买好?明日就直接让木匠师傅来家里做。你可以喊铁军叔叔帮着找木匠和铁匠,这围墙马上就要修完了,我想他应该有空。”悠悠比梁之礼更急,这哪怕是先半天,说不定就能多做出一个来,这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呀。


    “哎呀,那不煮饭了。我了面条卧个鸡蛋。我们吃了就各自忙去?”张氏看悠悠要得急她自己就更急上了。


    “呵呵呵。”听了张氏的话。大家都笑了起来。


    找铁军帮忙果然没错,还没有用到两个时辰就找好了铁匠师傅和木匠师傅,而且两人手艺还都不错,也不是多言的人。梁之礼把悠悠画的图纸给人家看,人家只看了一会儿变都说能做。只是木匠师傅要求还是在自家院子干活,所以铁军又陪着梁之礼买了木料送到木匠师傅家里去。这些干完差不多太阳就要落山了,两个人又急匆匆的往家赶。


    梁之礼回到家的时候,家里还没有做晚饭。张氏趁午几个媳妇子都在地里干活,就把冰粉的事给说了,个个都同意,干完活计也不回家直接嚷着要马上学那冰粉的做法,这不悠悠正拿了一些冰粉籽籽出来示范给大家看是怎么做的。


    “哎呀。这么简单呀?”


    “这最后一项用这石膏水点冰粉就跟点豆腐一样呢。”


    “各位婶子,先不要多说,你们尝尝看再说。”悠悠笑嘻嘻的给没人盛了一碗又舀了红糖水。


    “哎呀我的妈呀,这个东西比鸡蛋羹还滑。”


    “就是,我也这样觉得。我都还没来得及嚼它自己就跑进喉咙里了。”


    “这个东西这样好吃,吃了一碗还想吃,要是我们拿出去摆摊卖,肯定很多人抢着买来吃。悠悠,你家这个冰粉籽我要买,先给我称二斤。”最先说话的是隔壁兰花,她是个精明的,这样的生意大大的做得,人家两兄弟家能拿出来给她们做,显然就是帮她们嘛。


    “我哪能落后,悠悠也给我称二斤,明天我就做了喊二柱去卖。”二柱媳妇也说道。


    “我也要二斤,只是只有等上午菜摘完了才能去卖。”最后小北的娘也说买二斤。


    悠悠看她们现在买得都不多,也没有说什么,一个新的东西她们能想着去尝试就已经很不错了,等她们卖得火爆,估计很快她家的这个冰粉籽籽就能销售一空。


    “各位婶子,你们也看到了,一两这个冰粉籽能做出一盆冰粉来,一盆大概能舀二十碗,所以你们买之前我得先把价钱给你们说好。”


    听到悠悠要说价格,几个人更是打起了精神,刚才只想到这个东西好吃肯定好卖,还没有来得及问价格就先张口说要买,要是人家现在说的价格高了,她们到底是买还是不买呢?几个人都沉默了来,有点担心。


    “呵呵,婶子们不用担心,我想着就收你们两百文一斤,如果每碗你们卖五文钱,一斤就能卖一两银子,除了成本你们还可以赚八百文,卖了之后你们再给银子都可以。这个价格可是很低了,就是我两个舅娘明天过来我也是给这个价。”悠悠把价格一说一算,最后说完看着这几个人,要是她们不想做她也不勉强,稳稳的赚钱都不要她还能怎么办?

    “哎呀,小侄女,我相信你,就按先前说了给我称二斤。”兰花直接就没有细想,只想着人家梁兄弟家给她家的照顾不少,她这次怎么也得带个头。


    两外两个看兰花都卖了,狠了狠心也还是买了。


    梁之礼和张氏一直站在旁边看悠悠说,反正他们也不懂这个东西。张氏负责给每个人称了,大家才兴奋的拿着走了。


    “爹,你那边都办好了?”


    “放心,妥妥的,明天就能先弄出来一个,你就等着看吧。”梁之礼信心满满的说道。。


    “孩子他娘。饭做好了你们先吃,我要去爹那边一趟,我得把这个冰粉的事给说一。”梁之礼刚才看见几个媳妇子都拿了冰粉籽回家去了,心里想着那边直着急,这要不马上说去,他还不得急死呀。


    看着梁之礼走出去的背影,张氏叹了一口气:“唉,你爹呀,这事肯定干不成,不信我们等着看。”


    “呵呵。娘你真坏。明知道奶和小姑都不会去做这个你还不劝着爹!”


    “你奶和你小姑都是享福的命。吃还差不多。你爹呀,就是没有看明白,我能劝得过来?让他去撞,看这个孝心还能撞多久。”


    “娘。你们在说啥?”二郎学回家直奔厨房,把菜板上的骨头往外一扔“来,小黑接着。”


    “说啥,说你爹孝顺,啥都想着你爷奶。”


    “娘,以后我和妹妹也孝顺你,啥也都想着你。”


    “呵呵,你们有这份心就好,赶紧洗手吃饭。”张氏听自己儿子这样说心里还是喜滋滋的。养儿防老说的不就是这个。


    “不等爹呀?”


    “你爹在你爷那边吃好的,我们不等他。”张氏给悠悠眨眨眼说道。悠悠都没有反应过来,她娘什么时候这么俏皮了?难道是越活越年轻了去。


    张氏话音刚落就看见梁之礼灰溜溜的出现的厨房门口,张了张口,啥也没说。


    “回来啦?吃饭。吃饭。”张氏端着两盘子菜从梁之礼身边走过,顺便喊他吃饭。


    “诶。”梁之礼才觉着这才是自己的家,这才是自己最能信任的人。


    “爹,奶和小姑什么时候来学这个?”悠悠一边吃还一边明知故问的问梁之礼,张氏还嗔怪的看了她一眼。


    “你奶太忙了,你小姑又是个没出嫁的…..”


    “所以都不来了?”悠悠忍着要笑的冲动继续问道。


    “爹,你们在说什么呀?我怎么听不懂?”二郎问道。


    还是张氏有耐心,又把冰粉和打谷机的事给二郎说了一遍。


    “啊!那不是咱们家又要赚银子了?”二郎也跟张氏第一次听到这个的时候一样的吃惊,只是吃惊过后就有点不得劲。


    “哥,你怎么不是很高兴呢?”


    “我高兴,想着咱们家以后越来越好我怎么会不高兴?”二郎用筷子戳着碗里的饭,有点食之无味,心不在焉的样子。


    “我也看你是不高兴。你是从娘的肚子里面钻出来的,娘还看不出来你高兴不高兴?你要是真不高兴,说出来大家能帮着你。”张氏也看出二郎的突然转变。


    二郎想了一会儿说道:“我就是看家里大家都在赚钱,特别是小妹,这个家都可以说是靠着小妹的想法才了今天这个样子,而我缺还在学堂里面,还用着家里的银子,我心里难受。”


    “我当什么事呢。哥,你既然在学堂读书,那你就认认真真的读书,以后给爹娘挣个功名回来,到时候也光宗耀祖,你这个才是对这个家的最大贡献。”悠悠鼓励着二郎,在现在一个十多岁的孩子说不定还在父母的怀里撒娇,她这个哥哥能因着暂时没能为这个家出贡献而不高兴,说明他是个有想法的人。


    听了悠悠的鼓励,二郎信心大增,用力的点了点头。


    “我儿懂事了!”梁之礼放筷子拍着二郎的肩膀说道。


    ——分割线


    ps:


    想去开个小店卖冰粉和凉糕,你们觉得这个能赚钱吗?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