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狗男女

      第七十四章 狗男女


    “大牛哥,我想嫁给你。”女人还是垫在面,男人完事后趴在女人身体上。男人是累了,女人是想翻身被男人压着也翻不了。


    半个多小时后,这对狗男女终于完事,这次张大牛可是在这胖妞身上了大力气了。胖妞是谁,梁之菊呗。


    “嫁给我?你知道我是有老婆的,而且你是定了亲的,这个怎么能成?”张大牛一子就翻身坐了起来,开始穿自己的衣服,这要是被人发现两个人都光着身子在这里,他还真得娶了这个女人,那自己家的那个母老虎还不得吃了他。


    张大牛从梁之菊身上爬起来,梁之菊感觉一股冷风袭来,也赶紧的坐了起来,开始穿自己的衣服:“大牛哥,你就忍心看着我嫁给那个瘸子?只要你娶我,我回去给我娘说把这个亲给退了,死也要退。”


    “你今日这么急的喊我出来就是为了说这个事?”张大牛有点不耐烦的问道,他一开始还以为真的有什么好事,这娶了她能算什么好事?和这个女人干那事,就跟干一堆肉一样,一点情趣都没有,他不现在都有点不想打起精神应付她了,要不是想得她那嫁妆,张大牛还真觉得自己吃了大亏。


    不知道谁传出去的,说梁之菊有许多的嫁妆,现在村子里面好几个男人都打梁之菊的主意,只是大家都知道梁之菊已经定亲才看着没有手,这个张大牛才不管哪么多,一次在梁之菊路过玉米地的时候就把她拖进去办了,开始她还挣扎,后来简直就是非常主动加配合,隔三差五的要喊张大牛出来野战一次,现在一次比一次要求得多,当然这个张大牛也从梁之菊这里得了不少好东西,这个都是嫁妆之外的,比如她自己存了零花钱。张大牛还从她哪里骗走一些银首饰。这次眼看就要吃午饭了,梁之菊还迫不及待的喊了他出来干这事,要不是听她说有好事要说,张大牛才不会顶着太阳出来。


    “难道娶我不是好事?大牛哥你不知道我二哥今日又给我拿了五两银子的嫁妆,我二哥你知道吧,现在都在镇上开了菜铺子,而且镇上两个酒楼的菜都是他们送。待我成亲的时候我二哥肯定还会表示的。”梁之菊看张大牛对于娶她这件事不是很上心,就抛出了诱饵,银子谁不想要,再说了把她吃了就想拍拍屁股走人。想得到美。她现在是铁了心要张大牛娶她。如果好说不成。那到时候她肯定要说是张大牛强了她,看他张大牛娶不娶她。反正张大牛这个人她是要定了,谁叫他那货又大又硬呢…..

    张大牛一听梁之菊这样说,就有点精神了:“你是说你除了现在的嫁妆。以后你二哥还会给你是添?你二哥不是都分家了,还能管你出嫁的事情,顶多在你出嫁的时候多添一点妆!”


    “哼!这个你就不知道了吧,我二哥最是对我好了,现在他们家有银子了,要是我爹和娘去说,我二哥准能给,而且给我数目还不少,添妆还是另外的。不信你等着看。”梁之菊肯定的说道,其实她自己也是不确定的,只是要张大牛信了她就必须这样说,现在她都是破瓜了怎么可能嫁给别人。


    “就算是这样,我还是不能娶你。我是有妻的人。总不能委屈你做妾….吧?”张大牛想着要不就把她娶回去,反正也就多个人吃饭,梁之菊哪么多嫁妆,给家里那个母老虎说一应该能够同意。这个妾在大户人家里面还不就跟个人一样,都是主子说了算。


    “做妾?你还真是敢说!”梁之菊一子就炸了毛,自己上面两个姐姐都嫁到镇上好人家做正头娘子,大哥是秀才,她怎么可能与人为妾!要是真的做妾,她爹还不得杀了她,估计她娘也不会管她,那她不就完了。


    “那你说要怎么办?现在我是有妻的人!”张大牛觉得这梁之菊就是一块肉,丢了舍不得,咬着又不能正大光明的吞,难受得紧。


    “你去把你家里的那个老女人休了!”梁之菊直接命令道:“大牛哥,你不是说你媳妇生了孩子后,面就跟松了的裤腰带一样吗?你不是还说只有跟我在一起才能欲仙欲死吗?那你还要她干什么!休了她把我娶了不就成了!”


    “说得轻巧,人家又没有犯七出,你叫我怎么休?”叫他张大牛休了媳妇,借他十个胆子他也是不敢的呀,别看他一天跟着张屠夫杀猪卖肉,实际上是个怕妻子的人,他妻子比他还壮实,又有一股子力气。看来只好把这边安抚到:“哎呀,宝贝儿,做妾也只是暂时的。等你嫁给我生个儿子,我就把你抬成平妻,这不就得了。”


    “哼!”梁之菊也不是好糊弄的人,这个时候她已经把衣服全部穿好,“张大牛,你自己回家说去,要不休了她,要不直接娶我做平妻,不然,咱们走着瞧!”说完梁之菊扭头走了。


    “娘的!把老子吃干抹净拍屁股就走人,呸”张大牛踹了旁边的一个小石头,吐口唾沫,摘了一个狗尾巴草叼在嘴里边系裤腰带边离开。


    村东头,梁之德坐在小店里面,叫了一碟花生米,二两酒独自喝着。此小店是个寡妇开的,寡妇名叫赵燕,年龄二十出头,前年丈夫征兵在战场上当了逃兵被抓砍了头,婆家唯一一个老娘得知儿子被砍头,活活的给急死了。这年头寡妇是可以再嫁的,只是这个赵燕死了男人之后就被传克夫,村里的好些男人都惦记她,每每都要上店里面来点花生米喝小酒欣赏她。她这个店里面除了几碟花生米加小酒,还有些油盐酱醋平时大家须得着的,不过生意不怎么好,村里的媳妇们嫉妒她的风情很多都宁可多走些路上集市上去采购也不愿意到她的店里面消费,所以她的日子也不好过。尽管日子不好过,背地里她也没有干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也不是她有多纯洁,只是村里看上她的都是有家室的人,她是不会与人为妾的。没成亲的小伙子年龄和她又不相称,要不就是那种光棍娶不到媳妇子的人,她嫁了过去是她养男人呢还是男人养她?她就这样被耽搁着。


    “燕妹子,你今日的花生米不够酥呀!”梁之德看赵燕店里也没人,转了转眼睛说道。这个赵燕每次看店里没人都不到他近前来,怕他吃了她不成,又不是黄花大闺女,防个啥?死了男人一年了,难道就没有和男人搞过,鬼才相信。


    赵燕扭着腰走向梁之德,看得梁之德眼睛都直了,这没生过孩子的女人就是不一样,瞧那腰细得。赵燕走近俯身子直接用手拣了一粒花生米丢嘴里,对着梁之德一张一合双唇慢悠悠的嚼了花生米。看得梁之德差点流口水,这不是故意勾引他吗?还有那雪白细长的脖子在他眼前晃悠。


    赵燕直起身子拍拍手说道:“梁三哥,你这可是冤枉我了,这花生米可是酥脆着呢!我看是你的牙出了问题吧?”说完不想理梁之德扭着腰又要走开。


    梁之德看她转身要走,娘的,给看不给吃,情不自禁的就伸手拍了一赵燕翘翘的屁股,感觉手心一就被暖暖的弹了回来。赵燕马上就转了过来:“梁三哥,你干啥,小心三嫂子扒你的皮。”


    像这样被拍屁股,摸小手的事情在赵燕的店里面时常会发生,赵燕也没有即时制止,她知道这个店还能开得走还不都是这些丑男人们给顶着的,要是不给点甜头,这些人就不会经常来,她就得喝西北风去,她那死男人又没有给她留个一男半女,以后要真的是不能再嫁出去,她找谁养老去,现在还不是只能指望多赚些银子防着。


    “呵呵呵呵,怕她个球,你要是能和我睡我就休了她娶你!”梁之德什么话都说得出口,又加上刚才那一拍心里上已经很瞒足,又看赵燕没有生气,胆子也大了起来,冲口就说了那样的话,实际上敢不敢休孙氏他自己也说不准。


    “想得美!”赵燕直接回拒。梁之德算个什么东西,岁数比她大了不少不说,还好吃懒做,要不是看在他时常到店里喝酒的份上,她都懒得搭理他,还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从赵燕店里回去后,梁之德再看孙氏就觉得孙氏就跟地上的癞蛤蟆一样,看着就恶心。赵燕就是天上的天鹅,想着就可心。有的时候孙氏想了他也不愿意和她做那事,他想了就自己找个地方自慰,一边想着赵燕脱光的样子,一边幻想着自己搂着赵燕干那事,这样每次都能得到满足。就这样他是一天天越来越想赵燕,连带着去她小店的时间都多了好多,每次都要想找机会摸她屁股或者小手,不过得逞的次数少得可怜,尽管这样还是不停的去。


    p:


    有的朋友对梁之礼这个人有意见,有意见是正常的,生活中这样的人是很多的,是不是有点怒其不争,哀其不幸?他能遇到那样的爹娘是他的命,同样悠悠能遇到他这样的爹也是悠悠的命,没得选不是吗?要改要转变也得慢慢来,他是活生生的人,女主也不是万能的,不可以像操纵机器人一样操纵自己的亲人,人都是有思想的,再牛的心理学家也难摸透人心,谢谢大家的持续关心.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