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香与臭

      第七十二章香与臭

    “喂,你怎么又来了?”看着从牛车上来的安子然,悠悠直接不礼貌的问道。反正和这个人也用不着太客气,太客气了说不定就又把尾巴翘上天,当自己是个人物了。虽说她是农民,而他是富家子弟,但是一直以来悠悠都不觉得自己低他一等。


    旁边正在整理牛车的梁之礼听到悠悠说话皱起了眉毛,这丫头怎么这么不懂事,这可是东家的公子,怎么能这样不客气的说话:“悠悠,怎么说话的,还不快请小公子进去坐!小公子是专程来看小黑的,快叫小黑出来见客。”


    安子然满头黑线,这梁二叔还真是耿直人,瞧这话说得真是直接。悠悠本来不怎么欢迎他的,一听自己的爹这样说,一子就乐了,前俯后仰。梁之礼还不知道怎么回事,院子里的孙氏见这小公子面色不愉,且穿着不俗,赶紧起身走了几步上前招呼。


    “哟,这是谁家的公子,快进院子里面来,站在门外干什么?”孙氏俨然跟自己是主人一样的招呼客人,不过这也不伤大雅,她本就是悠悠的三婶,招呼客人也可以。


    “对,小公子,快请进。悠悠泡茶。”梁之礼再次招呼安子然进院子里面去,“悠悠,你娘呢?”


    “在子里面。”悠悠答道,然后就看见小黑摇着尾巴,屁颠屁颠的跑去刚进门的安子然身边闻闻去了,悠悠忍不住大笑,看来还真的是老朋友见面哪。


    “我家小黑还真是喜欢小公子呀。”梁之礼说完之后低身子去摸摸小黑的头接着说道:“小黑,你今日可要把小公子给陪好了,小公子,我这里还有点事情就不多陪了。”


    “梁二叔,你有事情先忙,这里有悠悠陪着我四处看看就好”安子然真是有苦说不出,这梁二叔说话不经过大脑的,真是的。居然喊一只狗来陪他,明明那个丫头就在哪里也不喊她陪客。


    “既然这样,悠悠就陪着小公子四处转转,看看我们这乡野风光。”说完梁之礼就急急的进了子去,也不招呼孙氏一。这个时候孙氏已经和安平说上了,也弄清楚了这小公子的来历。


    “小黑,你还不快陪着你的客人四处转转去!”悠悠对着小黑说道,说完之后小黑就对着安子然叫了两声,然后朝院子外面跑去,见安子然没有跟出去。马上又跑了回来对着安子然叫唤。


    这次连孙氏都看出来是怎么回事都要忍不住笑出来了。旁边的安平也憋得辛苦。孙氏见小公子不高兴。赶紧打圆场:“悠悠,还不快照你爹说的陪着小公子四处看看去。”孙氏倒不是要装好人,本来她也不是什么坏人,只是见不得人家比她好而已。并不是每次都要使坏,而且像这样的富家公子还是给人家留个好印象,次说不得就帮到她了呢?

    悠悠朝子里面看了看,猜也知道梁之礼要和张氏说什么。反正这个事情都这样了,现在两个人没有在子里面吵架就是最好的状况。但是她又不敢走远,万一出个什么事怎么办?

    “三婶,你…..”悠悠是想叫孙氏一起走,现在她爹娘都在子里面说事,她呆在这里也没人和她说什么。


    孙氏也不是笨蛋。悠悠一说她就明白了,这是要送客呢,“哦,我出来也有一会儿了,你奶肯定担心了。我就先回去了啊。”说完还走到安子然身边学着大户人家的妇人那样施了一礼才扭着屁股走了。


    有些事情悠悠也帮不了张氏,她不是万能的,自己前世还没有结婚,岁数也不大,这两口子之间的事情她还真的说不清楚。又看了一眼里,确认没有刺耳的声音传出来,才对安子然说道:“小公子,走吧,不是要欣赏田园风先风光吗?”说完自己就先走了出去,小黑也跟着串了出去,然后才是安子然,安平。


    “听说你哥在镇上读书?”安子然见这样走着确实无趣,总得说点什么才好。安平也知趣的远几步跟着。公子的心思他是猜不透的,不过公子不喜欢别人知道得太多,这到是真的。


    “嗯。”悠悠心里还是担心着张氏,所以也不愿意多说话。


    一阵风吹来,走在后面的安子然又闻到一阵淡淡的异香,这跟他被拐当日问到了香味儿是一样的,安子然疑惑,难道是这丫头救的他,但是她凭什么就能救得了她呢。安子然思绪的时候,悠悠发现一个有趣的小东西,趁大家不注意用叶子包了起来悄悄的拿在手里。


    “你平时也熏香吗?”安子然想肯定救她的人也和悠悠熏一样的香,可能是他认错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丫头怎么能从几个大男人手里救得了他?

    “嗯?你还真是好笑,你看我们这样的农村人,还能有那个时间与经历整那些东西吗?”悠悠说的是实话,要是她是大家闺秀,也许她也会天天把自己弄得漂漂亮亮,香喷喷的。谁人不爱美?


    悠悠刚说完,安子然把她上打量了遍,只见这丫头一身洗得有点泛白素色罗裙,头上连个珠花都没有,还真的不得不信,这丫头的确是没有熏香必要性。那刚才的香味儿又是从她身上传出来的,这个怎么解释?不会是自带体香?还来不及继续往面联想,就被悠悠丫头拉了摔倒在地上,因为没有注意,所以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丫头故意为之。


    悠悠是摔倒确实是故意的,她拉了安子然的袖子,制造了摔倒,然后将才用树叶包裹的小东西装进了安子然的袖子。


    “哎哟喂,这次摔惨了,都是你,要出来看什么田园风光,不然我也不会摔倒!”悠悠趴在草丛里面不起来,装着摔得很厉害的样子,就是要安子然心里内疚。


    刚从地上被安平扶起来的安子然听悠悠那样说马上就满头黑线,连忙要伸手去扶地上的悠悠,缺被悠悠伸手推开了,然后悠悠语出就让安子然尴尬的立在哪里:“你要干什么?趁机摸我的小手?难道你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


    安子然听悠悠这样说,脸一子就红了起来。这丫头到底是要他拉还是不要他拉?不拉说摔倒是他害的,拉她又说男女授受不亲。


    “哼!哼!哼!”哼完之后悠悠自己趴了起来继续往前面走。安子然看见前面的似乎气鼓鼓的悠悠,不知道该跟上去还是该往回走,最后还是跟了上去。这样一打岔就把刚才体香的事情忘记在了脑后。悠悠则是越走越快,因为她已经在想象那个小东西在安子然身上搞的事情了,要是不走快点就会被发现她在强力忍住要笑出来的冲动。


    “喂,你走哪么快干什么?”安子然看悠悠越走越快,觉得很不对劲。天气又热,说是树林子里面,可还是热呀。安子然干脆停来不走了,安平也跟着停了来站在安子然身边,然后安平就闻到一股臭味,这个味道还像是从小公子身上发出来的。安平不确定的凑到小公子身边煽动鼻子又仔细上闻了闻,确实很臭,但是又不敢说。


    安平不敢说是一回事,安子然自己发现安平行为异常也跟着闻了闻自己,马上就皱起了眉头,怎么会这么臭,安子然瞪大双眼疑惑的看向安平,要他给个解释,现在距离他最近的就是安平了,还有刚才他那反常的行为,难说这个事情和他没有关系。


    安平看小公子狠狠的盯着他,赶紧解释:“公子,不是我,就是借十个胆子给我,我也不敢哪。”


    “不是你会是谁?”安子然也不是光问安平,也是自己问自己心中的疑惑。


    “哦,我想起来了,刚才悠悠那丫头摔倒的时候,似乎往你衣袖里面放了一个东西。说着安平就去看小公子的衣袖,要是在平时安子然是绝不喜欢人家这样拉扯他的,这也没有办法的事情,然后从袖子里面就找出一片叶子,这个也不能说明什么,安平还真的就一片叶子没办法解释的时候,安子然突然感觉腰上有东西在行走。


    “快,我衣服里面有东西。”安子然说着就解了长衫,安平在主子的指引从他最里面的衣服里面找出来一只虫子,安子然看见虫子马上全身就起了鸡皮疙瘩。安平把虫子扔出去好远,然后闻了闻手,一股子臭味儿。


    “小公子,刚才那虫子臭得很,是个打屁虫….”安平看着安子然的脸色,小心的说道。一边还拣起安子然的衣服要给他穿上。


    “这个衣服这么臭,我还能穿,你把你的衣服脱来给我穿。”安子然命令道。


    安平站在哪里不动,不是他不肯脱衣服,只他和公子交换了衣服也是没有作用的,刚才那虫子是爬进公子的衣服的最里面的,接触了肌肤,这身上都是臭的,换了衣服还不是臭,还不如就臭他一个人的好。


    “好你个安平…”安子然见安平不动,就自己穿了原来的衣服,理也不理他出了树林子。


    回去后,安子然用艾叶水擦洗身子三遍又三遍,还在觉得身上有股子臭味儿。这次他是把悠悠给记上了,话说他不是早就把人家给记上了吗?


    ps:


    又到了海南,还是哪么热,现在已经开始想念成都的家,还好有你们不离不弃的陪伴,在这边才不觉得哪么孤单。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