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张良计

      第四十五章张良计

    张氏听到悠悠说小黑就想起了那掉落的孩子,那个都还没有成型的孩子,其实她知道不是小黑的错,就算没有小黑她的那个孩子也是保不住的吧?梁之礼也想到了那天发生的事情,脸色也很是不好。


    “悠悠,你说什么呢,明知道你娘她会难过,你还提这个!”梁之礼有点生气的说。


    “爹!”悠悠喊一声梁之礼,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不可能当着梁之礼的面说冤有头债有主的话吧,那个债主毕竟是人家的娘;也不能给张氏说这都是发生了的事情,事情的结果也没办法给改变,还不如正视这件事情。而且私心里她也是想让小黑时时提醒张氏和梁之礼老太太是怎样一个人,不要轻易的就被哄骗了去,特别是梁之礼。


    “既然你一直养着,那就给带回来吧,这样就不用再去到处找一条狗了,也省了不少事情。”张氏看悠悠确实很想把小黑给带回来的样子,就平了平心允许了。


    “谢谢娘,那我马上就去把它给带家里来,它在树林子里面呢。”悠悠说着就跑了出去,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把小黑从空间放了出来。


    “之礼,走,我们赶紧去地里,刚才第一车的菜是悠悠带着铁柱兄弟去送的,现在在地里正装第二车呢。”张氏说完就先朝外面走,梁之礼随后也跟着。


    “孩子他娘,地里面怎么就多了一个人?”梁之礼看见地里面多出来一个人赶紧问是怎么回事。


    “哦,这个是玉华的嫂子,就是张大山的媳妇兰红英。昨日玉华上门给说的情,说你姨娘天天上门说这个事情,玉华一开始不答应过来给我说,实在是没办法了才来说的。你姨娘那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张氏说完原因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梁之礼,就加入到菜地里一起忙活了。


    梁之礼听完张氏说的就想了想自己唯一的那个姨娘,这个姨娘跟自己的娘还真的是很像,不光是长得像,脾性都是差不多的。叹了口气,梁之礼也赶紧去到地里帮忙。


    一天很快就过去了,第一天进学回来的二郎显得很兴奋。


    “爹,娘我回来了。”二郎一边放书袋子一边说。


    “二郎回来啦?今日进学觉得如何。”梁之礼看着这个进了学的儿子突然就高兴起来,他梁之礼的儿子终于读书了。


    “一开始大伯要求将我安排在初学班,后来是馆长给出了题考了,还让孩儿写了一篇字,馆长看过之后就把我安排在了中级班。大郎是在高级班,只有高级班的学子馆长才推荐去考秀才……”二郎给大家说着今日学校发生的事情,一家人听得津津有味。


    “明日悠悠也要去学堂,不能在耽搁了,惹了夫子不高兴就不好了。”张氏对一旁吃着西红柿的悠悠说道。


    “娘,玉华婶子的嫂子今日干活怎么样?”悠悠想起什么似的问道。一开始她就给张氏说了,只要觉得可以都可以给机会,一发现不对就不能用了,一旦纵容了以后大家都这样就不好管其他人了。


    “今日就这样一天也看不出来个啥,我看她倒还是勤快,动作也麻利。”张氏想了想说道。


    “既然这样娘你就再看看。明日开始就娘你一个人在家,你在地里的时候就让小黑在家呆着,这样我也放心些。”说完悠悠看了一趴在地上的小黑,小黑立马就呜呜的哼了两声。今日把小黑给带回来的时候,张氏和梁之礼都吓了一跳,这小黑张得还真是快,一个多月时间都快长成一只大狗了。小黑因为一直养在空间的缘故,比较痛人性,现在悠悠说什么它几乎都能听得懂,只是不会说话。


    第二天,悠悠和大郎就一起去了学堂,因为二郎的缘故,又加上悠悠本就识字,所以悠悠和二郎安排在了一个班。进学之后悠悠才知道,这个中级班有女子,高级班就不再收女子了,高级版学的都是四书五经专门应试的课程。女子读完中级班就可以不进学了,或者去申请骊山书院的女馆继续进学。


    午梁之礼回来的时候很不高兴,抱了点菜地里拔的草喂牛后就回了子猫着。张氏看梁之礼不高兴,赶紧跟了进去。


    “之礼,你这是怎么了?”张氏看躺在床上的梁之礼,有点担心的问,“是不是给香天送菜出了问题?”


    梁之礼翻身坐起来,看着张氏就把今日发生的事情给说了出来,发生这样的事,他心里也憋。“今日本来是给香天送菜去,结果半路上遇上了大姐夫,他应该是早就在路上等着的。他非要我把最后一车菜给他们福满楼送去,还说菜的价格按照集市的价算。我不答应,他就说我不顾念亲戚,只想着赚银子云云,大街上哪么多人,我说不过他就把菜给了他。”


    “啊,还有这样的事?”张氏显然也不知道这大姐夫这样不道理,“这菜都送到福满楼去了,那这香天酒楼不是就只送了两车菜过去?”


    “嗯,菜都被姐夫劫走了。”梁之礼说得有点无可奈何。


    “哎呀,你怎么还有心思在这里回家躺着,还不快和我去地里从新摘了菜给人家送去,你忘了,这香天酒楼我们是签了契约的!”张氏突然想到什么似的一拍梁之礼大腿就说。


    “你瞧我这干的什么事,光顾着生气了,都把这个事情给忘记了。”梁之礼迅速的穿了鞋床去了地里。


    紧赶慢赶张氏和梁之礼终于将剩的一车菜给香天酒楼送了去,好在人家安掌柜对于送菜迟了没有说什么,两个人才松了一口气。


    二郎和悠悠学回来,张氏就将这个事情告诉了悠悠。


    “简直就是太欺负咱们家了。”二郎愤愤的说。


    “大姑父真的说叫爹你明天还给送一车菜去?”悠悠看着梁之礼问道,看梁之礼无奈的点了点头,“那爹你是怎么打算的,送还是不送?”


    “我是不想送的,就怕到时候你大姑父又到街上来拦,到时候又是哪么多人看笑话。再说了给福满楼送菜去,菜价都要少两文,我们少赚两文倒是没什么,这要是让香天的掌柜的知道了,人家怎么想咱们家,以后人家还新得过咱们不?”梁之礼说着自己的担心,这大姐怎么就找了这么一个人。


    “就是,二郎都说了,契约上面有写着供给香天酒楼的菜是什么价格,别的酒楼要买也得这个价格,要是我们违约了,是要赔银子的。”张氏记得当时她问了二郎关于和香天酒楼定的契约的一些内容,当时二郎就提到了这个。


    “啊,还有这样一条呀?”梁之礼坐不住了,今日他给福满楼拉去的菜大姐夫可是都按的集市上的价买的,要是这个事情让香天酒楼的安掌柜知道了岂不是要赔银子去?


    “爹,定契约的时候你可是和我一起的,回来二郎还念了一遍的,娘都是记得的,你怎么就不知道呀?”悠悠笑着打趣道。她估计梁之礼也是不清楚的,当时定契约的时候他都打蚊子去了,回来他又累了更没有心思听二郎念。


    “我….我以后会注意的。”梁之礼支支吾吾的说不出来,最后只得说以后注意。看来这个做生意也不是简单的事情,以为就是一手银子一手菜的就可以完事是不行的。


    “爹,很多事你都要学着,你想呀,要是以后我们家事情多了,忙不过来,你总是有单独拿主意的时候,到时候你得仔细着点。”悠悠实话实说,他们家不可能就这样种点菜一辈子。


    “啊,以后我们家还有其他的事呀?有这个菜地我都心满意足了。”张氏心满意足的说道,在她看来,这个菜地现在收入这么好,再把这个欠的银子给还清了,每个月收的银子赞着也不是一笔小的数目,十里八村的他们家都能数得上号。


    “娘,那都是以后的事情,现在我们要说的是到底要不要给福满楼送菜的事情。”悠悠言归正传,“依我看,这菜肯定是不能送的,娘都说契约上定了清楚,送了是要赔银子的。”


    “那你大姑父拦着不让走怎么办?”梁之礼为难的问道。


    “那就给他呗,只是这个事情你得先给安掌柜的说一声。”悠悠满不在乎的说道,看梁之礼和张氏一脸的茫然,又凑到他们面前说了几句,然后大家就都笑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