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大姑来袭

      第三十九章大姑来袭


    你当天晚上张氏没有让梁之礼进,梁之礼只好跟二郎凑合了一夜。


    第二天,大家很早就起床了,因为从今日开始送菜的数量就要增加,一天要送三大车去镇上和城里。张氏还是不和梁之礼说话,梁之礼像个苍蝇一样在张氏身边转,想说什么又不敢说的样子。悠悠和二郎也不去劝,悠悠的意思是就让他受点教训也好。免得以后不长教训被卖了都不知道。


    老宅这边一大早王氏拉了蒙着脸的梁凤儿也进城了,王氏对外说是自己小姑生病了要看病。怕别人知道了是梁凤儿传到薛家。


    梁之礼和悠悠这次去送菜,香天的掌柜对他们更加的客气了,这几天香天的生意比以前更好了,抢了好多福喜楼的生意。以前香天都是和福喜楼平分天的,现在看到越来越多的客人改来了香天,看来这香天很快就要超过这福喜楼了。福喜楼的掌柜的也着急了,正派人打听是怎么一回事呢。香天的安掌柜也提高了警惕,这得来不易的人气可不能就这么快就散了。他也知道这两天香天生意好,还不是因为这菜好,所以今日他要和这家人修改契约。


    “梁兄弟,给,这是今日的菜钱。”安掌柜和小厮点了最后一车菜,又叫小厮将菜给搬进去直接结了银子:“两兄弟你看我这个人还是很不错的吧?”


    “嗯。”梁之礼本就是个不善言辞的。


    “梁兄弟你看哈,这个你们和我做生意我没有和你们讲过价吧?“安掌柜接着又问道。悠悠一看就知道这安掌柜又事情要说,这不讲价那是因为这个菜值这个价。


    “嗯。”梁之礼还是一个字。


    “梁兄弟,我没有拖欠或者是欺诈过你吧?”安掌柜再问道。


    “安掌柜的,你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我们庄户人家耿直。我们家现在是小女做主,你与她说。”连梁之礼都看出安掌柜有事要说了。


    “那就请你们进去酒楼包房里面详谈。”安掌柜一边觉得自己很没意思,一边觉得这梁家一个小姑娘当家还真是与众不同,不管说来谈,反正他只要答道他的目的就可以了。


    “既然掌柜的有事要谈,那爹我们就去听听看掌柜的怎么说吧。”反正这掌柜的也不是害人,无非是谈生意,没什么不可以谈的。


    三人来到了酒楼二郎包房,坐定之后,这次掌柜的直接开门见山的说:“不满二位,你们家的菜确实不错,香天靠着你们家的菜,这生意比以前好了不少,这次我冒昧提出一个请求,就是能不能把契约改一?”


    “安掌柜,你的意思是把契约改成只供货你们一家是不是?”悠悠直接说出了安掌柜的想说的话。


    “悠悠姑娘真的冰雪聪明,我还没有说你就已经想到了。不知姑娘的意见是…..?”安掌柜看这悠悠丫头直接说了出来,一子心里就没底了。


    “掌柜的,这个要求恕我们不能答应你。”悠悠拒绝。


    “你先别急着拒绝,你们的菜我可以全部要了,而且每一斤菜我再在单价上加两文钱。”掌柜的想这悠悠丫头拒绝无非就是想抬价格或者是怕剩的菜不能卖出去换成钱,那他干脆就把这菜全包了。


    “先谢谢安掌柜的好意。”悠悠端起小厮泡的茶喝了一口再接着说道,“不满掌柜的说,这根本不是钱的事情。虽说现在你们买了我们家大部分的菜,但是陆续我们家的菜还会长更多出来,而且我们还有打算买更多的地种更多的菜,你们肯定是要不完的。掌柜的你说是不是?”


    “这….”安掌柜听悠悠这样说也为难了,人家准备以后还要买地种更多的菜,确实这样就不好办了,他实在是买不了哪么多的菜。


    “掌柜的不必担心酒楼的生意,想必贵酒楼能在这里立足也不仅仅是靠着这菜好,肯定有自己的过人之处。”悠悠这是说的实话。旁边的梁之礼早就打蚊子去了,反正他也听不懂。


    “还是姑娘看得明白。”听悠悠这样说,安掌柜一子就释然了。


    “安掌柜的茶还真香,悠悠谢过安掌柜了。”悠悠端起茶喝了一口说道。安掌柜笑笑也端起茶喝了一口,意思是这事就此结束。


    从香天酒楼出来,悠悠就和梁之礼驾着牛车往回赶。刚一回到家二郎就凑了上来说老宅那边过来看了几次了,说是喊梁之礼过去有事要说。


    梁之礼看看张氏,没有动脚,张氏现在都还没有原谅他要是老宅再有什么事,岂不是就回不来家了。


    “没事,爹我跟你一起过去,不会出什么大错的。”悠悠一看梁之礼那样子就想笑,算了陪他一起去吧。


    “这次肯定老宅是有什么要求的,我可看见大姑和大姑父回来了还带了好多东西。”二郎在一旁提醒道。


    “嗯,知道了。”悠悠说完就和两梁之礼去了老宅。


    老宅这边,老爷子坐在上坐,自顾自的抽烟。老太太和大女儿不知聊些什么聊得热火朝天;没有出来还是在子里陪梁凤儿,现在梁凤儿也不怎出来了,害怕再出什么乱子。梁之德恭维着这个他崇拜的大姐夫,想有一天他要自己开个酒楼。孙氏当然悲催的被使唤去了厨房。


    “爹,听二郎说你有事要说?”梁之礼进门就直接问道,他现在很担心老爷子还要管他要银子,这次他可不敢答应了。


    “不是我,是你大姐夫有事要和你商量?”老爷子用烟杆指了指张德顺。张德顺这才正眼看梁之礼。


    “哎呀,是二弟来了呀。”梁之兰不急不缓的说道,以前她从来没有把这个弟弟放在眼里,要是今日不是有事用得着他,她根本就不会理他。


    “大姐,爹说你们有事?”梁之礼问道,悠悠这个时候还不便开口,她到要看看,这大姑一副清高的样子,到底想要干什么。


    “这不是听说你们家在种菜,你大姑看你们家种了哪么多菜,害怕你们卖不出去烂在了土里,就和我一起过来给你说你们家的菜他们福喜楼全要了,你们就不要往别处送去了。”大姑一副要可怜梁之礼的样子说着。


    悠悠就是说嘛,这无事吹风必有妖,原来这大姑是想买他们家的菜呀。哼,想买他们家的菜还这样趾高气扬的,说得好像他们家需要她的施舍才能活得去的样子。


    “之礼呀,看看你大姑多照顾你们家,不是亲兄妹谁会想到这一点呀。”老太太看梁之礼不说话,就帮着大女儿说着好听的。打着亲情牌。老爷子听老太太这样说,抬眼看了一眼大女儿,心里不觉得这大女儿是对兄弟好,是看在兄弟情面上菜买这菜,他的女儿他还不知道,不过他也只是自己知道,这儿子菜卖给亲戚肯定比卖给外人好。


    “大姐,你们需要多少菜?”梁之礼看不是老爷子管他要银子,只是大姐要他把菜卖给姐夫的福喜楼一子就放心了。


    张德顺听梁之礼开口问,这才中断了和梁老二的谈话,把身子转了一点对这梁之礼:“我们这福满楼也不是小酒楼,在城里也有分店,现在至少需要三百斤。”


    “那我们家的菜你们酒楼可要不完,不能只给你们送。”梁之礼实话说道。


    “啊,你的意思是你还要给别人送,那我们酒楼还怎么卖独一份?”大姑父似乎有点生气了。


    “大姑父的意思是,我们家有六百斤菜,给你们送三百斤,另外三百斤就要看你的面子放在哪里烂掉?刚才大姑不是说怕我们家的菜烂掉可怜我们才要你们酒楼收我们的菜的吗?难道是我听错了?”悠悠看梁之礼说话都没有找到重点,也没有看出这大姑父的心思,干脆接过来自己说好了。


    “你个丫头片子知道什么?”张德顺被问得无话可说。


    “老二,你们家的菜卖不卖给你大姐夫的酒楼,你给说句准话!”老太太看大女婿不高兴了赶紧说道,又看梁之礼去看悠悠,又大声说,“不要去看悠悠那个丫头,你一个大男人难道还听一个小孩子的?”


    现在大家都看着梁之礼,等他回话,悠悠也看着他,看他要怎么说。总有一天他要学会自己思考,自己做决定,不然以后事事都要她亲为,她会很累的。


    ------------------------------------------------分割线


    为了感谢“may妹妹“的打赏,今日特地加更一章,请问还有没有亲爱的要给打赏呀?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