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被调戏了

      第八章被调戏了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每天悠悠都是过着割猪草的日子,上午吃完早饭割猪草,午还得割猪草,家里喂哪么多猪干什么,猪真能吃。真的是猪肉好吃,猪不好喂呀。今日照常背着背篓割猪草,只是今日只有她一人,一大早孙氏就带着三房的三个孩子回了娘家。


    又来到山,这里还有一条小河,上次二郎是不是就是从这个河里面抓的鱼儿?要不收几条鱼养在空间的坑里面?还是算了吧,不过悠悠看着青青的河水缓缓的流,心情一子就好了,现在正是初夏时节,看着一片片绿油油秧苗在微风吹拂之青青的摆动,似绿色的绸缎;河里的鱼儿游来游去;岸上鸭子到河里游一圈又上来,抖抖身上的水珠,用喙细细梳理羽毛;半山上的小白羊不时咩咩几声悠闲的吃着青草。


    悠悠一子就仿佛看见了电影少林寺中的场景,情不自禁的唱到:“日出嵩山坳晨钟惊鸟林间小溪水潺潺坡上青青草野果香山花俏狗儿跳羊儿跑举起鞭儿轻轻摇小曲满山飘满山飘莫道女儿娇无暇有奇巧冬去春来十六载黄花正年少腰身壮胆气豪常练武勤操劳耕田放牧打豺狼风雨一肩挑一肩挑一肩挑”。


    听到歌声,躺在草地上的季玉轩猛的睁开眼睛坐了起来。没想到这乡野之地也有怎么好听的曲儿,词很应景,唱的人声音清脆只是略显稚气。站起来搜寻了一,看见不远处一背着背篓,光着脚坐在河边,把小脚不停的在水里上摆动的农女。此女梳着垂髻,穿一身粗布衣裙,一边唱曲一边戏水,仿佛与大自然融入一体,季玉轩居然看得出神。不由站起来想要靠近一看。


    “啊!”悠悠唱完,站起来一转身不技防后面一个男子,一惊吓往河里掉去。不期待的河水亲密接触状况并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被一双温暖的手拉住。悠悠这才注意,这个男人真帅,男孩?目测估计只有十四五岁。此男子俊美无涛,一脸的淡定优雅,在现代见过无数美男的悠悠都看得呆了。


    季玉轩看见悠悠一脸痴迷的看着他,嘴角上扬说道:“看够了没有?”


    悠悠这才发现自己的失态,在古代一个女子这样盯着一个男人看是很不礼貌的。装着害羞低头把自己的手从季玉轩的手里抽了出来。随即想起什么似的抬起头吼道:“你没事像个幽灵一样站在别人身后干嘛。”


    季玉轩没想到这个姑娘会突然抬起头来朝自己大吼,一不小心往旁边一退,掉进了河里,河水很浅,只是将他长衫的半部分打湿。看着被弄湿的衣服,一股火气上串:“喂,你是故意的吧。”


    “哈哈哈,哈哈哈。“笑得前后摇摆的悠悠马上止住了笑声:“不是,不是,我不是故意的,不过看你掉进水里真的很搞笑也。”


    “哇哈哈哈,衣服上,哈哈”看见什么更好笑的,悠悠又开始笑起来。


    “有哪么好笑吗?你再笑试试看!”季玉轩低头一看,一只螃蟹正夹着他的衣角不放。啊,该死的,这小姑娘还嘲笑他,他几时被人嘲笑了?拍掉螃蟹,一步上岸,几步就来到悠悠身边,一子就抓住悠悠的小手臂。


    “那个,一点都不好笑,我笑我自己还不行吗?”被抓住了还是不要嚣张的好,悠悠努力的忍住笑。一个没有忍住,扑哧笑了出来,同时口水也溅到季玉轩的脸上和身上。季玉轩脸一子就由白转青,由青转黑。悠悠自知闯祸,伸手用袖子去擦,被一把推开摔倒在草地上。


    这一摔,摔得屁股生疼,泪水在眼睛里面打转,又不敢出声,但也不起来,就这样仰视着将他推到在地的大男孩子。只看见男子举起右手擦了擦脸,一脸厌恶的看着她,不会是想揍她吧?努力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猛眨了几眼睛,泪水马上就顺流出来。


    “起来吧,我不是故意的,你不笑我,我也不会….”看着这女子,季玉轩突然想起一人,伸出手要拉悠悠起来。


    哼,悠悠才不要他拉自己呢,把自己推到又拉起来,这个算什么。迅速的站了起来,恨恨的瞪了季玉轩一眼道:“你刚才神不知鬼不觉的站在我后面干什么?”


    “我,…”季玉轩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鬼使神差的来到了这丫头的身后,也许是被她的歌声吸引的,总不能直接说出来吧,那多没面子呀,那要怎么解释呀。


    “不会是想要轻薄我吧?”悠悠半闭着眼睛欺身上前问道。想她梁悠悠怎么也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大美女一枚。


    “扑哧”季玉轩本来对悠悠的靠近还有点紧张,听她哪么一问忍不住笑了出来,再上打量了一身边的小姑娘“姑娘,我没有听错吧?”


    “你,你,什么意思?”悠悠有点尴尬的问道。


    “我什么意思也没有,姑娘你是不是想多了,你是有闭月羞花之貌呢?还是有成语落雁之姿,我眼睛有毛病?要对你有意思。”季玉轩故意的说道,其实心里都笑翻了。不过这个小姑娘虽然穿着一身粗布衣服,不过怎么也挡不住她精致的五官,嘴角微微上翘,鲜艳欲滴,特别是大大的眼睛,说话的时候睫毛一闪一闪的,十分可爱甜美。


    听他这么一说,悠悠这才想起,自己这具小身板才十岁,而且还是穿的农村最粗的衣服,虽然还算干净,但是也挡不住到处都是补丁,面前这个男子一看就是富贵之家的少爷,人家的丫鬟都是精挑细选的美人,人家能看上她一个农村丫头?而且这个丫头才十岁。看来得早点发家致富,给自己弄几件稍微好点的衣服穿,唉,佛靠金装,人靠衣装说得一点都没有错,自信心一子就没见了。


    “哼!”悠悠也不想在这里过多的与一个陌生男子纠缠,古代最重视姑娘家的名声,万一被人看到了传出什么不好听的就不好了。正准备离开就被叫住了。


    “喂,就这么走了?”季玉轩上前拦在悠悠面前,“你看我这衣服,是不是因为你才弄湿的,而且上面还有你的口水,难道不给个说法就走?”不知怎的,季玉轩就是对这个小姑娘起了逗弄之心,难道是在这乡地方呆着太无聊了?


    “不会吧,你还要不要脸呀,是你自己先站在我身后吓唬我的,你还要说法,我还想要说法呢。”悠悠觉得这个男子很莫名其妙,不过那口水是有点那个啥。


    “反正不说清楚就是不准走,要不你陪本公子衣服,看你这么穷,我就勉为其难算你十两银子好了。”季玉轩漫不经心的说道。


    “你怎么不去抢。十两银子,把我卖了也要不了十两银子。”悠悠急道。“最多你脱来我给你洗一洗,要不…….”


    “要不什么,丫头你还别以为我欺负你,我这衣服是上好的面料,做工都不止十两银子,不过你也说得对,把你卖了都凑不出十两银子,怎么办才好呢?”季玉轩故意慢慢的说。


    悠悠一脸紧张的看着他,深怕他再狮子大开口。


    “算了,反正你也还不出来,就依你的意思你拿回去洗洗再给我。”季玉轩说完就自顾自的脱外面的长衫,脱完长衫看见悠悠就这么看着自己打趣道:“还真是脸皮厚呀,就这么直直的看着男人脱衣服。”


    “什么跟什么,你里面又不是没有穿衣服,是谁光天化日之当众脱衣服的,你敢脱我还不敢看了?”悠悠反驳道,自己都有点说不去了,越说脸越红。说完夺过他手上的衣服转身就走。


    “记住我叫季玉轩,你叫什么,我到哪里去拿衣服。”又被抓住了,季玉轩倾身上前说道。


    “悠悠,梁悠悠,明天你来这里来拿就是了。”悠悠说完就开跑。


    “喂,悠悠,你的鞋子…..”季玉轩在后面喊道。悠悠这才发现自己没有穿鞋子,真是糗大了。再跑回去拣起鞋子就跑。


    “哈哈哈,我看到你脚了。。。。”季玉轩在后面大笑。


    一口气跑回家,才停来。发现自己手里还拿着季玉轩的衣服,赶紧收进空间。被人看见了还了得。忽然一阵脸红,不是害羞,是气的,居然被那个瓜娃子调戏了。


    我有点失望了亲们,我对你们太失望了,本来想更新三章的,今天看你们都不给力,暂时更新两章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